梁二卅♀八十老学生

沉迷于all主角中不可自拔
主吃all麦all虹all金all柯
其余有伽小 库乐 灰喜 hs 撒何 all岷 五橙 all空 佛飞 医园 杰佣 柒七 武白 all叶言 贱虫 信白 pipi美×pop子 1599
对家cp的话如果质量高就无视cp了
总之很杂
但是也有接受无能的
近期疯狂沉迷水腐
画画五官废褶皱废人体废哪哪都废
写文极易欧欧西
现在的画都是练习
偶尔模仿其他太太画风
女儿梁晓嘉
女婿沫句句
给我记好了

【改歌词】改革春风吹水泊

【改革春风吹水泊】

(假全员)

领唱:乐和

策划:宋江

舞蹈:全体


【乐和】人是衣,马是鞍,

一看长相二看穿,

白天想,夜里哭,

做梦都想去京城,

俩脚离地了,

病毒就关闭了,

啥都上不去了 嚎,

【五虎+外号虎,齐】嗷~,

【宋江】改革春风吹水泊,

【背景小喽啰】吹水泊,春风吹水泊,

【晁盖】梁山好汉真争气,

【背景小喽啰】真争气,好汉真争气,

【卢俊义】这个世界太疯狂,

【燕青】耗子都给猫当伴娘(白胜:???)

【吴用】齐德隆,齐东强,

【公孙胜】齐德隆的咚得隆咚锵,

【林冲】记得那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

【背景小喽啰】第一场雪,

【柴进】比2002年来滴稍晚了一些,

【背景小喽啰】稍晚了一些,

【李逵】抓牌看牌,洗牌马牌,

【三阮】失败,知道因为啥失败吗,

【横顺】真让我替你感到悲哀,

【安道全】不打针,不吃药,

坐着就是跟你唠,

用谈话的方式治疗这叫话疗,

【皇甫端】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

母猪的产后护理,拿错书了,

【朱贵】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

【朱富】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头儿的领导,

【花荣】朝廷比较乱遭,成天勾心斗角,

【关胜,呼延灼,秦明】纵观大宋风云,风景这边更好,

【三女将】火辣辣的心呐,火辣辣的情,

火辣辣的小辣椒它透着心里红,

火辣辣的金圣叹请你多批评,

【三女将丈夫】精辟啥,那是屁精,

【王伦】改革春风吹水泊,

【背景小喽啰】吹水泊,春风吹水泊,

【杜迁】梁山好汉真争气,

【背景小喽啰】真争气,好汉真争气,

【宋万】这个世界太疯狂,

跳蚤给老徐当新娘(时迁:……)

【Super TF 钢铁侠】齐德隆,齐东强,

齐德隆的咚得隆咚锵,

【林冲(面对大师+鲁家后宫)】我在意你,含糊你,伺候你,

我不光怕你,关键现在我怕你饿啊,

【双胞胎所有老弟】喝水 闭嘴 揉腿 亲一口老哥 Mua,

【双胞胎所有老哥】感谢TV,感谢所有TV,

【少华桃花二龙山】床前明月光,玻璃玻璃好上霜,

打麻将,双人床,十个木那叫念炕,

【马军】一只公鸡要下蛋,

不是他的活他要干,

登灯愣登哩嘞登登,

【后勤】不打针,不吃药,

坐着就是和你唠,

用谈话的方式治疗这叫话疗,

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

母猪的产后护理,拿错书了,

【水军】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

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头儿的领导,

【步军】朝廷比较乱遭,成天勾心斗角,

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

【全体】谢谢~。


忍不住的想把这个脑洞放到LOFTER……算是给自己立个Flag吧_(:зゝ∠)_
QQ貌似出了些bug开始吞字了???

【红麦】祸福相依<2>

  麦林最后还是把罗曼带走了。

  那时正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他背着一个大的,牵着一个小的,平时还算健谈的他此时此刻却一言不发。

  街道上本就没有多少人,偏偏那遇到的人都是这样的迷信,本来想上前打招呼的人,看到了麦林背上的罗曼,都急急忙忙的转个弯绕道而行。

  麦林是不在意这些事情的,他也不想在意。只是苦了这背上的孩子,被人抛弃不说还要受人排挤,遭人白眼……

  他做错什么了吗?

  显然是没有的。他也不相信一个七岁左右、现在虚弱劳累到只能在一个地方坐着,走两步就开始眼花的孩子,能做错多大的事,以至于就这样被抛弃,在街上行乞。

  麦林是真的越想越气,这孩子才多大?受得起这样的压力吗?留下心理阴影谁来负责!

  但麦林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气忿忿的。

  麦当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其实很聪明,早在麦林和罗曼说话的时候,他就知道,面前这个发型怪异的哥哥,将会是家里的新成员。

  他在地上走着,对于自己爸爸的这个安排并无不满,只是大睁着眼睛看着罗曼,眼里充满了好奇……

————————————

  麦当的妈妈死了。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那时她牵着罗曼出去买菜,突然从高楼上掉下来一个花盆,不偏不倚,直砸在了她的脑袋上——正中天灵盖,当场毙命。

  鲜红的血液和深棕的泥土混在一起,溅到罗曼脸上,将未被红发挡住的那半边脸也染的猩红。

  街坊邻居关于罗曼的流言越传越大,年仅十五的罗曼本就不苟言笑的脸上愈加阴郁。

  “别在意那些,既然改变不了人们的迷信,就假装自己摆脱了这个怪圈。”

  那时,麦林开导着罗曼,而后在抽屉里拿出了一颗珠子。

  暗红色,椭圆形的。

  他解释说:

  “这是我从那个先生那里要来的,好像叫彩虹石,说什么能克制这种体质。”

  “你信吗?反正我不信。但是不管你信不信,这一定要带好了,随身带着,带在显眼的地方,向所有人宣布——”

  “你早已摆脱了这种体质。”

  “孩子,多笑笑,不要总是这样板着脸,你不比任何人差,也不比任何人卑·贱,抬起头,挺起胸膛做人。每个人都有活在阳光下的权利,你也是。”

  “我明天就要去黑洞沙漠淘金了。照顾好麦当,还有你自己。”

  “等我找到彩虹海回来。”

  然后沉默的思索片刻,便拿出了一个亮红色的彩虹石,叫过麦当来,嘱咐几句,就交给了他。

  第二天,罗曼就和麦当一起,住在了熊猫阿姨家。

————————————

  半年过去了,麦林都没有回来。

  有一天,突然有一个飞行员来到这里,被镇上没见过新面孔的人们团团围住,在那里聊天。

  罗曼对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兴趣,有兴趣的是麦当,在那里,和那位年纪和自己父亲一般大的大叔,相谈甚欢。

  罗曼只是看着,坐着门口台阶上看着麦当,这是他打发时间最常用的方式。

  突然,他看到麦当神色突变,拉起那位大叔的手,不顾嘈杂的人群,就往门里面钻,经过他的时候还不忘拽上他一起,而后,转身就锁上了门。

————————————

  那天过后,那个飞行员就离开了。

  留下来的,是麦林和他带领的一队人的死讯——因为这件事,麦林也背负了“红魔鬼”的骂名。

  那天夕阳西下,罗曼坐在那门口的台阶上,平时活蹦乱跳的麦当,也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二人相对无言的坐着,泪水流不下脸颊,只是默默的咽回了肚里。

  反常的,罗曼先开了口:

  “你相信吗?”

  麦当抬头,对上那鲜红的眸:

  “相信什么?”

  “他一定没死。”

  “废话!爹肯定没死!”

  忽然的,罗曼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下头,红色的头发挡住了面色:

  “那你觉得,是我杀死了他吗?”

  听到这话,麦当猛的站了起来,看着他,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怎么可能?!我们麦家从来就不信那些歪门邪道!”

  那时麦当情绪激动,并没有察觉到,那红色刘海下苍白的脸,勾起的那抹苦笑。

  第二天,罗曼失踪了。


是妇人躯里的二妮儿人设……
P1戒刀画错了orz
总之是我流性转松姐画的很渣一点都不好看_(:зゝ∠)_
一点都表现不出来我想要的那种内里是个钢铁直男的女孩子的感觉_(:зゝ∠)_

是我没错了,常年混迹冰冻地带_(:зゝ∠)_

Mr.逸先生:

毫无问题😂【流泪】

依依°T’hy’la✨:

@榕江听琴
是咱们了。

橡皮之死:

双飞彩翼:

这是我了………

歲月之聲:

大早上的就给我一个暴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哭着滚走

ZOE:

 @歲月之聲 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喜欢的苍佛。。。。

自从看了舞法天女,整个人都不好了……
已经无法直视火舞旋风和天魔乱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发一次这个三十题梗,占tag抱歉,感觉挺适合这些cp的【梗是自己码的】
坐等太太接梗

是新码的三十题和傻屌火柴人!
坐等太太接梗【所以不是你自己写啊】
火柴人大概是第九题的少侠和第六题的少主2333333

【红麦】祸福相依<一>

  麦林是一个淘金狂。
  倒不是他贪图金钱什么的,也就是纯粹图个刺激,找点乐子。
  他也知足,基本上都是见好就收,倒也没怎么赔过,更没有像其他淘金者一样,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
  他也算是前途一片辉煌,在朋友的安排下,很快便成了家,和那姑娘过的也不错,很快就降生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那时麦林欣喜万分的抱着孩子,戳戳圆脸,揉揉小手,像是见到了什么稀奇玩意似的,待其他人询问孩子的名字时,他才支吾半天,非常勉强的憋出一个“麦当”。
  然后就又自顾自的抱着孩子去耍了。
  从此麦林更加努力的淘金,也时不时回去看一眼家里的妻儿。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麦林有了儿子以后,运气就出奇的好,虽然不至于每次都能当个暴发户,可总不会落个空手而归——在淘金这行,别说空手而归,连命都保不住都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和麦林一起淘金出生入死许多年的汤姆感到非常疑惑,麦林的运气,真的是好到不正常的地步——尤其是在麦林把麦当带过来一次之后,这种疑惑更加强烈。
  那时麦当五岁,在一次麦林归来后死死缠住自己的父亲,万般无奈之下,麦林只好把麦当带了过去,一起淘金。
  这可吓坏了同行的伙伴们,这么小的孩子,伤着了怎么办?
  彼时麦林的态度是十二分的不以为然:“男子汉大丈夫,不就是淘个金,怕什么。”
  就像玩一样。
  可谁知,那次的结果竟是全员都满载而归,甚至没有一个人伤着碰着。
  此后每次将麦当带出来都是这样,运气好到爆。
  汤姆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起自己以前在中国居住的时候,似乎认识过一个算命先生来着……
  他建议麦林最好去让先生给麦当算上一卦,还给了麦林算命先生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正巧麦林有些事情要回家乡一趟,一看地址双方离得还挺近,便答应了下来。
=我=是=分=隔=线===============
  麦林走进算命先生的小铺面时,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那位“令人尊敬”的算命先生,正在给一个老人家……怀里的猪算命。
  而那老人家,正是麦林老家村口那个诊所里的老中医——街坊邻居都知道,那家伙医术平庸不说,还很迷信,实打实的庸医。
  更加令麦林吃惊的是,那算命先生居然还微笑着对着老庸医,告诉他“你家的猪就要成精了,就在你八十大寿的那一天”
  麦林崩溃了。
=我=是=分=隔=线===============
  当麦林拉着麦当从铺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脚步都是虚的。
  什么福星下凡福星转世之类的,他一个字都不敢相信。
  极力忽略着耳边算命先生对着一个叫墨染的小伙说什么会娶一只鸟妖为妻巴拉巴拉的……
  真的是一派胡言。
  极力忽略着耳边算命先生的胡话,眼睛却瞟到了一个蹲在铺面门口垃圾桶旁的男孩子。
  红发红眼,凌乱的脏头发有些长,斜斜的遮住他的左眼,右边的深红头发向左延伸,在额头处形成一个深色的漩涡状花纹,左边的头发倒是比右边颜色浅一点,本就是个怪异的发型,偏生在头顶的两边还长了两个奇怪的尖角。看样子只比麦当大两岁,穿着明显小一号的衣服,整个人都脏兮兮的,一副被丢弃了的样子——偏偏那张脸,什么表情也没有,近乎冷漠的看着麦林。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
  这时那铺面里的老先生头也不抬的发话了:“这孩子天生厄运,克死了自己的父母,跑来街上行乞,在我这里混吃混喝有些时候了,我看你福气也大,要是不介意回归小平民的生活就领他回去吧。”
  麦林就不信他这一套,蹲下来,盯着眼前的男孩,放轻了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孩不可置信的看着麦林,犹豫两秒,开口:“……罗曼。”